第184章 项舸之威
书名:混沌五亿年 作者:西风悍马 本章字数:353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8 19:01:44

北城门上空,悬浮着一名中年男子。

他身材高胖,肥头大耳,挺一个大肚子,颔下有一把钢针般的短须,气质很是矛盾,既像个威风的将军,又像个脑满肠肥的土豪。

他的打扮也很矛盾,明明是大胖子,却不穿宽松衣衫,而是穿劲装短衣,如同夜里飞檐走壁的小偷,黑衣黑裤紧紧裹住一身肥肉。

他赤着双足,脑袋无发,顶着油光噌亮的光头,显得古怪又滑稽。但没有人敢笑话他,至少在人和帝国,他是目前已知的最强者。

周乘洋去世,刘相北远在蔽月森林,漫宁进入玄月,风雨楼的实力无人知晓。

除去一些不为人知的隐世强者,帝国境内首推此人。

他就是殷国护国大法师、啸南剑宗掌门、天南第一剑客——项舸。

“久闻项掌门大名,今日初见,幸何如之。”

席问之出现在城楼上,向项舸遥遥施礼。

项舸纹丝不动,冷冷道:“令师去世后,当今天下无人能受我一礼,包括你。”

席问之叹道:“本以为七国是一家,项掌门即便不帮海国,也会置身事外,没想到你甘于做别人走狗,当真令我心痛又心寒。”

项舸道:“对手难求,我不管闲事,只与你比武,你可敢应战?”

城楼后方匆匆走来一名女子,却是刚从城南赶来的殷黛娆,对席问之道:“你留下,我与他比武。”

席问之摇头道:“你不是他对手,让我来。”

殷黛娆道:“那好,我去找陈旭,你比武时我们偷袭敌营,放血蜂杀个痛快。”

席问之道:“陈旭自然会出现,不必冒险,你们最重要的任务是保护新君。”

言罢,他飞上半空,与项舸遥遥相对。

项舸赞许道:“区区八境初期,敢坦然面对八境圆满,你没给周乘洋丢脸。”

席问之叹道:“我大师兄剑挑天下,小师妹十境成圣,在老师的徒弟中,我是最丢脸的一个,说来委实惭愧。”

项舸露出神往之色,道:“可惜我未生在千年前,若能与风惊鸿一战,此生无憾也。”

席问之道:“大战在即,你我比武延后,等战争结束,我亲赴殷国与你一战,可好?”

项舸冷笑道:“席问之,身为周乘洋的徒弟、风惊鸿的师弟,你莫让我看不起。临阵退缩算什么英雄好汉?”

席问之淡淡道:“身为宗师,不理苍生之疾苦,宁做权贵之鹰犬,战乱之际趁火打劫,你又如何让人看得起?”

项舸瞪眼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席问之道:“别装了,什么对手难求,简直虚伪到极点。要打就打,强撑脸皮的话不说也罢,你那点名誉一文不值。”

项舸大怒,右手向前一探,喝道:“尝我一剑!”

他的右手青光闪烁,发出丈余长的剑气,正是他的成名绝技——右手剑。

手既是剑,剑既是手,手剑合一,无敌天南。

席问之点点划划,在身前迅速划出数百道阵纹,织成一个神奇的防御网。

“咣!”

凌厉绝伦的剑气斩在网上,发出刺耳的撞击声,传遍数里,人人可闻。

“好!”项舸喝道,“看我左手剑!”

他的左手发出银光,凝成一道丈余长的剑气,向席问之当头劈落。

左手亦是剑,杀意凛然,势若长虹。

席问之在身前画一个圈,瞬间布成短距传送阵,跨入阵中消失不见。

项舸一剑斩空,神识扫描四周,很快找到席问之的气息波动,扑向百丈外,左脚横扫,喝道:“左脚剑!”

他赤着双足,此时左脚剑气缭绕,发出红光,血也似的剑气从足尖迸发,直刺空中一点。

席问之正好从这一点内出现,看见血红色剑气袭来,手指轻戳,几道阵纹出现,如蛛丝般缠住剑气,他从容脱险,姿态优雅,如闲庭信步。

“右脚剑!”项舸一声暴喝,右脚发出紫光,一道数丈长的紫色剑气横扫而去,直取席问之咽喉,要一剑削下他脑袋。

席问之见来势凶猛,只好挥掌相迎,全身散发出浩浩荡荡的元力,弥漫四野,在剑气逼近咽喉前一刹那,所有元力迅速收缩凝聚,向剑气攻去。

“轰!”

一声巨响,天宇中紫光大盛。

席问之成功逼退右脚剑,但掌力也被紫色剑气攻破,后退数十丈,“噗”地吐出一口血。

项舸目光凝重,沉声道:“你并非八境初期,至少也是八境中期。”

席问之擦去嘴角的血迹,苦笑道:“若多给我两月时间,此时吐血的就是你。”

项舸冷笑道:“两月时间也想胜我,滑天下之大稽!”

席问之双目阴冷,缓缓说道:“此仇不报非君子,不日我将登门拜访,杀死挡我去路的每个人,血洗啸南剑宗!”

以往他笑口常开,悠然自在,难得用这种冷酷口气说话,可见动了真怒。

“哈哈!你坚定了我杀你的决心,我不能让你活到那一天!”

项舸仰天大笑,光头陡然暴发出金光,剑气直冲头顶十丈,耀眼夺目,气势惊人。

头颅剑!

左手剑,右手剑,左脚剑,右脚剑,头颅剑,是项舸赖以成名的绝技。

皮囊五剑!

项舸傲然道,“你逼我发出‘皮囊五剑’之头颅剑,五剑尽出,你虽死犹荣!”

他冲天飞起,金色剑气在空中划出一道金光,凝了一凝,轰轰烈烈刺来。

这一剑惊天动地,连夜空也被金光撕成两半,杀气无穷,要将席问之钉死在城墙上。

席问之深吸一口气,聚起毕生功力,全身浮现无数阵纹,仿佛给自己套上一层防护网,七成元力用来防御,三成元力输入右拳,攻向空中的金色剑气。

“喀喇喇!”

一声巨响,震天撼地,金色剑气如天降霹雳,狠狠击中席问之的拳头。

两人的力量对撞暴发,气浪冲向四周,狂风呼啸,飞砂走石,城墙上的旗帜被吹走,城楼瓦片纷飞,御林军士兵东倒西歪,整片大地都在震颤。

金色剑气攻破拳力,仿佛一个太阳击中席问之,万道金光向他扑去,将他抛向远处,重重砸在城墙上。

“噗!”席问之鲜血狂喷,好在他用七成功力防御,体外有多重阵法,将伤害降到最低,并未因此丧命。

“问之!”殷黛娆尖叫着飞出城墙,只当席问之已遇难,眼泪夺眶而出。

城墙外站着一排十丈高的木头人,此时每个木头人发出光芒,组成一道坚固无比的防线,席问之缓缓滑落,墙上留下一个巨大的深坑。

殷黛娆扑上去一看,席问之重伤未死,不由狂喜,托住他飞上城墙,道:“你坐下疗伤,后面的事交给我。”

项舸飞临上空,颇为意外地说道:“居然没死,我还小看了你。”

殷黛娆拔出长剑,厉喝道:“项舸小儿,与我一战!”

项舸怪有趣地打量她,道:“素闻殷黛娆美冠南海,果然名不虚传,不知我扒光你衣服,把你吊在城楼上,席问之会不会当堂气死?”

殷黛娆正要上前拼命,忽生感应,转首望向天空。

后方天宇中,一只金雕振翅飞来。

金雕背上站着一男一女,齐声长啸,如千军万马奔腾咆哮。

城内万余妖兽妖禽发出狂吼,声势震天。

陈旭和墨夜终于来了。

金雕飞过城楼,墨夜甩手丢下十八个脑袋,喝道:“挂起来!”

众人定睛一看,竟是洪天昊沈栋等人的首级,无不狂喜,轰天价欢呼。

“好,好,好……”

席问之连说三个好,吐一口血,晕了过去。

金雕飞到项舸面前,墨夜纵身一跃,风华鞭如暗夜里的毒蛇,无声无息抽去,项舸侧身飞开,堪堪躲过这一鞭。

“何方贼子?报上名来!”项舸喝道。

陈旭怒发冲冠,恨不得把这人烧成灰,当下抡起秃美人就砸了过去,吼道:

“老子是你亲爹!”

项舸全身剑气缭绕,左手青光,右手银光,左脚红光,右脚紫光,头顶金光,“皮囊五剑”蓄势待发,哪里会把陈旭放在眼里,挥臂一甩,将他远远甩飞。

墨夜飞回金雕背脊,陈旭道:“去城楼保护老问,这里归我了。”

墨夜知道他和燕寻有心灵联系,天轨弩随时会射来,便不多说,将风华鞭交给他,道:“他的剑气斩不断风华鞭,给我往死里抽。”

“马勒戈壁!今天他不死我死!”陈旭左手持秃美人,右手持风华鞭,放弃金雕,飞身扑向项舸。

城楼上欢声四起,殷黛娆迎接墨夜,赞道:“做得好!”

墨夜道:“我们杀了二十四个,还有沈仁、沈化、沈苍、沈茂,展翩和公仪南顾。”

殷黛娆险些下巴落地:“公仪南顾也杀了!”

墨夜道:“绍春泥出现,我们打不过她,只好离开,本来可以拿下沈茶,她是当年杀死张王后的凶手。”

“什么?!”

沈落出现在身后,旁边有陆伯、坤哥、赵家三兄妹,以及文守信。

文守信指着墨夜颤声道:“你刚才所言……当真?”

墨夜点头道:“沈茶亲口所说,当年是她奉姚醒龙之命杀了张王后。”

沈落一屁股坐倒在地,脸色无悲也无喜,动作机械,神情空洞。

昨天失去兄长,今天得知母亲的死因,他已无力悲伤,近乎麻木。

更何况昨日傍晚他王袍加身,在文武群臣面前匆匆登基。

此时的沈落已是海国之王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